做梦都想发财的老咸鱼

他的梦里有漫天星辰,醒来却发现只是乌云蔽日

一个群宣

全群文笔最差系列
主要是群宣,一个自戏不像自戏瞎几把写系列
世界观和群号看上一条!
觉得我写的不好的请大胆提意见谢谢各位!群里的各位小伙伴写的都超好不去看看吗!

前方高能

肾上腺素自戏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天
从警快有三年了,自以为什么样的过敏犯没见过。今天却快要被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崽子耗死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碰上打不过的就脚底抹油请求支援,今天却要和他在这死扛。那个孩子的眼神空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他没有任何战意,甚至让我感觉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按理来说我是不应该再理他,可是支气管和肺部两个大区已经快被这个人搅的一团糟了,我没法坐视不理。
“你认识阿司匹林吗”
他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可惜我当时正在忙着去阻止随后来支援的过敏性休克,没空理他。直到后来糖皮质激素赶过来才把这个孩子抓捕归案。他不挣扎,只是漠然的看着我们忙着收拾残局,嘴里一直念叨着
“你认识阿司匹林吗”
糖皮质激素后来跟我聊起这一段时语气轻松,叼着根烟,神情活像个穿着淘宝来的警服去泡妞的痞子。还回味的啧啧嘴“你是不知道,抗组胺一组的人去审他他都一句话没有,就是问阿司匹林在哪。看不出来这小子嘴挺严啊。”随后他像想起什么一样,一口烟吐着圈全喷在我脸上“这小崽子你别说还有点本事,你是拿他一点主意都没有,怎么着看着人家细皮嫩肉的就不动手吗。色欲熏心可不行啊小同志,两个0是没有前途的”
老不正经的一天到晚嘴没个把门的,我抬腿踹了糖皮质激素一脚“那阿司匹林呢,没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惦记他”
“他啊,没去”糖皮质激素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屁股往天台下一扔,又是一大口烟雾冲着我的脸喷过来,我刚想抬腿踹他。就被他突然摁在天台上,护栏的棱角硌得我生疼
“别往下问了,接下来的你不应该知道”我试图推开他,却被他箍的更紧“你想想吗啡他们,你以为战争真的在十几年前就结束了吗”
我还想让他说的更明白些,天台的门突然被推开。阿司匹林拿着打火机,脸色阴沉的盯着我们两个。
“领导你也来抽烟啊”我用力推开糖皮质激素,跟刚进来的领导打了个招呼。阿司匹林只是点点头,说了一句注意安全也就不再理我们。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这样的表情并不常见,但我总觉得眼熟,糖皮质激素看他这样,也只是迅速的把我拉下楼,什么都没说。
我一直没听明白当时糖皮质激素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我又见到了这个瘦小的孩子,他的眼神不再空洞,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怨毒。
我怎么就忘了呢,阿司匹林和吗啡本就是一类人。他们能力强大,身居高位,却也是真正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只不过吗啡做事乖张被抓进监狱,而阿司匹林老谋深算还滋润的活在这世上罢了。
“阿司匹林当时做那些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他有今天”那个孩子扯着嘴角,表情似笑非笑“我之前好像见过你吧,还没做自我介绍,真是失礼”
他接下来说的几个字让我如坠冰窖
“你好,我叫阿司匹林哮喘”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