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都想发财的老咸鱼

他的梦里有漫天星辰,醒来却发现只是乌云蔽日

【全职江周】世界囚笼

江波涛殡仪馆化妆师设定
交往七年设定
※OOC! OOC! OOC!
※小学语文老师想整死我系列慎入!
※这是一大盆狗血!一!大!盆!狗!血!
※有几句话的吴杜,不吃的妹子注意避雷
※有年龄线bug
以上都能接受的请往下





又是一个支离破碎的
江波涛看着担架车上胳膊一块腿一块的尸体,看了一眼死者生前的照片,把死者错位的身体拼回去。再拿起旁边的各种工具把死者的眉眼画的清晰一点。尽量让明天来见死者最后一面的亲属能看出死者的本来面目。也算是让死者走的体面。
干这行干了九年,江波涛早就练出了看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七零八落的尸体都能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看完死者照片就能往回拼的本事。
但刚开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江波涛现在都记着第一次看到车祸现场的尸体的时候,自己吐成啥奶奶样。当时自己刚从孤儿院搬出来,身上几乎一分钱都没有,学历不高,只有一手化妆的好手艺。吃住都成问题,要是没看着殡仪馆招人的广告,江波涛现在不一定在哪睡大街呢。殡仪馆的老板50出头,人很好,听说了江波涛的情况之后就把自己空闲的房子借给他,笑说就当帮他看房子了。刚开始江波涛碰上的尸体还算正常,起码是个完整的。直到碰上车祸现场的尸体。
更糟心的是,那是一起大型交通事故,伤亡人数不少,一下就把江波涛搞成了神经衰弱。天天大脑突突疼不说,死活就是睡不着觉。江波涛没办法,请了个假去医院看看。
  去医院挂了号拍了好几个片,大夫硬是啥都没看出来。那天坐班的大夫有两个,一个姓杜,一个姓吴。杜大夫接的江波涛,挠了半天头,旁边吴大夫忙完了过来帮忙,看了会儿片子说确实没什么问题。建议江波涛去隔壁中医看看。江波涛听了他的。去了隔壁。隔壁坐班的大夫很年轻,长的挺帅。听了江波涛的情况之后告诉他这是突然吓着了,刚学医的时候有好多学生都有这种情况,让他不用慌。
江波涛听完之后松了口气,谢过大夫之后就想走。大夫拽住他往里面走,把江波涛吓了一跳,赶紧问他“大夫,还有什么事吗?”
“帮你摁摁”大夫回答他,想想好像有点不对,赶紧解释“那个…不收费的”
大夫话不多,但是手法却挺好。江波涛中途和好心的大夫断断续续聊了一会。说是断断续续,是因为大夫话实在太少,每次说完江波涛得反应一会儿才明白。
从聊天里江波涛知道了这个挺帅的大夫叫周泽楷,二十出头,和江波涛差不多大的年纪。
才20出头就能在S市的大医院稳定下来也算是年轻有为。江波涛在内心啧啧了好几声后,年轻有为的大夫就拍了拍他的脸,示意他可以下床离开了。走之前和江波涛说如果还是难受的话就再过来找他。把江波涛感动够呛,留了人家的联系方式,这才千恩万谢的离开。
  本来以为这事儿到这就告一段落了。结果江波涛万万没想到,回去之后没几天,他的头又开始突突的疼了好几次,其难受程度堪比痛经在地上打滚的妹子。只能再次求助周大夫。去了几次之后江波涛和周泽楷也就相互熟悉了。江波涛是孤儿,交际圈本来就十分的窄。再加上经常麻烦周泽楷,江波涛自己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就经常找周泽楷出去吃饭玩耍——当然钱是他出。
  周泽楷的交际圈貌似也不是很宽,每次江波涛找他的时候他基本都有空。一来二往的两个人竟然成了挺好的朋友。所以后来周泽楷的室友搬走之后,周泽楷拜托江波涛和他一起去住(顺手分摊房租)的时候。江波涛也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这些事儿现在已经过去挺长时间了,就连周泽楷和自己交往都已经有7年了。当时是谁先告的白,怎么在一起的。这些细节江波涛都已经记不太清。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周泽楷和家里说出柜的时候,自己就现在他身后。看着周爸周妈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在周家人还都挺有分寸,再加上还有江波涛这么个外人在,周爸几次把手扬起来又放下。最后只是留下一句“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就要拽着周妈回屋。没想到周泽楷一下子就跪了,跟他爸说“爸我想清楚了”。
  周爸气的一个大耳刮子就要往周泽楷脸上糊。江波涛赶紧拽住周爸“叔我是真心喜欢小周,您先消消气,咱有话慢慢说您看可以吗?”
  周爸是个暴脾气,回头一巴掌就糊到了江波涛脸上。江波涛脸瞬间肿起来老高。周妈赶紧上来拽着周爸,但回头跟江波涛说的却是“孩子,不是我们当爸妈的不乐意。我们当爸妈的事儿小。你们也都工作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什么后果你们自己也知道。我们自己的儿子,我们肯定不希望他遭这个罪。孩子你也有自己的事业,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
  周妈说的的确在理,江波涛没话反驳。只能低下头,和周泽楷继续跪着。周妈看俩人这个态度,也不指望今晚就能把这事解决。于是伸手去扶他们俩“你们俩先起来,都各自回去好好想想,这事儿咱明天再说,啊。”周泽楷却摇摇头,任他妈怎么说都不吱声,也不起来。周妈没办法,又回头看江波涛“小江啊,你跟泽楷说,让他起来。这事咱明天再说。”
  江波涛也摇摇头“阿姨,小周跪着我就陪着”周妈刚想再说点什么,就被周爸打断“他们愿意跪那就跪,不用管。周泽楷你自己再想想,想不明白你就一直跪着吧!”
  周泽楷抬头,直挺挺地看着他爸“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刚说完,周爸啪一巴掌就糊周泽楷脸上了。这一巴掌跟江波涛挨那一巴掌相比,力道一点没轻。周泽楷的脸也瞬间肿起来老高。周爸抽完这巴掌就拉着周妈转身回屋了,连盏灯都没给他俩留。
  江波涛慢慢挪到了周泽楷旁边,周泽楷低着头没理他。江波涛把手机屏保调亮,伸手捧起周泽楷的脸,小声说“小周你抬抬头,我看看你的脸有没有怎么样。”
  周泽楷顺从地把脸抬起来,手机屏保的光不太亮,现在都照在周泽楷脸上,本来挺吓人的,江波涛也完全没在意。看完周泽楷的脸心疼的不得了“小周你爸下手可真狠啊,脸都肿了”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没事。想了想又小声说“你的脸…肿”
  这么多年了,江波涛一耳朵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一瞬间脑子当了机,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苦笑。他早就知道这条道不好走。自己没爹没娘也就那么回事了,可是周泽楷这边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的顾虑太多,却还要自己一个人扛。自己站在他旁边,看似并肩而行却只是陪同。
  手机屏保的光明明暗暗,打在人脸上光怪陆离。江波涛索性就把屏保摁了,把脸凑到周泽楷那边,在黑漆漆的夜里安静的接吻。
  接完吻两个人就像没写完作业的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的跪着。直到第二天中午。周爸周妈再次坐在他俩面前。明明是两个正值壮年的人一晚上就像老了十岁,憔悴了不少。两个人抬起僵硬的脖子,刚想张嘴,周妈就先开了口“小楷,你从小就犟。你决定的事不管我们怎么说你都不会听的。你要是真想和小江好好过,我们也就不拦着了,但这条路有多难走,你能不能回头。你自己心里得有数。”
周泽楷看了看他妈,缓慢地点点头。周妈眼眶红红的“那你俩就起来吧,别一直跪着了。地上凉”
  周泽楷支起身体想要站起来,但跪了这么长时间,腿早就没知觉了。摇摇晃晃的老是要倒。被江波涛扶住,两个人互相扶着站了起来。周泽楷看看周爸周妈,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一句“那你们保重,有需要就找我。”
  周爸哼了一声,不咸不淡的补了一句“不过走了,就别再回来。”
  周泽楷背影一滞,但还是拉着江波涛穿了外套,把鞋套上就往外走。两个人离开之前,还是给周爸周妈鞠了个躬,说了句保重。
  刚出了周家,周泽楷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江波涛凑过去看,却发现周泽楷的眼泪不声不响的爬了满脸。
短信是周妈发来的,只有短短几个字
  ——孩子,这还是你们的家。

可是现在,两个人并不像之前想象的一样顺利。两个人开始不断地吵架,从拌嘴到摔东西大骂。最严重的一次是两天前,两个人就因为屁大点事动了手。你一拳我一脚的谁也没占着便宜,还越打火气越大。江波涛不想再跟周泽楷这么耗下去,他用力把周泽楷推出去,转身套上外套就出了门。
周泽楷从地板上爬起来,他的头磕在了柜角上,划出了一个大口子汨汨往外冒血。那一瞬间他直接失去了意识,现在才醒过来。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自己在外面挨着白眼,因为是同性恋而被人避之不及。回来还得和江波涛三天两头地吵。他原本以为只是江波涛心情不好,几天以后就好了。结果这么看两个人估摸就到头了。
周泽楷突然特别特别想回家。
他当时和家里闹成说僵不僵的状态,现在和家里人说想回去,不得让自己跪上几天。
可他还是想回去。
周泽楷伸手去拿手机,对着两个倒背如流但很久没有碰过的号码犹豫了很久。终于颤抖着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十分折磨人,过了一会儿电话才被接起来,一个他熟悉的声音响起“您好”
“…爸,是我”
“……?不好意思,你是?”
“我是周泽楷”
“周泽楷…?对不起你好像打错电话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
自己怎么可能记错。就算自己记错了,手机总不会记错吧。
周泽楷又拨了另一个电话,得到的却是同样的结果。
别闹了你们声音都没变。
周泽楷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并且他现在觉得自己真他妈傻。当时傻乎乎地就和江波涛跑了,现在好了,自己和江波涛完了。江波涛该怎么过怎么过,自己却啥都没了。
自己该去哪,该怎么办。周泽楷完全不知道。
这个世界简直就是个囚笼。
他感觉自己就像囚笼的公狮,笼子里只有他一个在拼命的嘶吼,江波涛和家里人就是看台上的看客。当他对家里人露出獠牙后家里人离开了看台。后来江波涛看腻了,也起身离开。偌大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他一个。
他受够了。
之前出柜的时候周泽楷偷偷摸摸地哭了好几天,这次他一滴眼泪都没掉就吞了药。
囚笼偌大的空间也慢慢缩小,公狮蜷成一团,最后被压爆心脏,连个渣都不剩。
囚笼越来越小,触觉,味觉,视觉都慢慢消失不见。从小到大的记忆跟走马灯一样闪过眼前。苦的酸的甜的辣的都成了黑白胶片一样的过去时。每个人对他温柔的笑脸都一闪而过。最后的画面是江波涛推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只有听觉坚持到了最后。他最后好像听到了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小周”
声音温柔如昨。


江波涛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和周泽楷风风雨雨了这么多年,本来应该可以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了。结果到了第七年,一切就都像发酵一样都变了味。两天前江波涛摔门而去,直到现在也没回家。
  两天以来周泽楷也没主动找过他。江波涛放下手里的工具,往手上呵了口气。S市的冬天湿冷不说,还没有供暖。江波涛拿起手机,想起明天就是周泽楷的生日。忽然就心软了。
  明明没多大的事,自己就和周泽楷吵了架。最后还动了手。
江波涛越想越愧疚,刚想打个电话哄哄周泽楷和他道歉,却有人给他打了电话。
  ——是杜明。
杜明是周泽楷隔壁科室的大夫,就是最开始给江波涛看病的那个。和周泽楷交往后,江波涛也迅速地和周泽楷的朋友熟络了起来。隔壁的杜明大夫和吴启大夫就是其中两位。
   江波涛刚把电话接起来,还没等说话,杜明噼里啪啦地问了起来“江哥啊可算找着你了你知不知道小周去哪了?他已经无故旷工好几天了!”
  江波涛一惊,赶紧回答:“我不知道啊!最近我都不在家,小周他怎么了?”
  “他两天没来上班,连假都没请。再不回来老板都要炒他鱿鱼了。我们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后来直接关机了。江哥你快回去看看吧!”
“行我知道了,杜明你能不能去我家楼下等我一会。万一出了事我怕我应付不上来。”
  “那行,等下我叫上吴启。”
江波涛挂了电话后套上外套,和老板打了声招呼后就火急火燎地往外冲。但殡仪馆的位置一般都比较偏,江波涛花了很久才打到车。等他到家的时候,吴启和杜明都等了他挺长时间。江波涛一边道歉一边上楼。拿钥匙把锁打开之后进到和自己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的屋子,江波涛小声问“小周?”
没有声音
江波涛往里走几步,卧室的门虚掩着。江波涛推开门。却吓了一跳。
周泽楷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大联止痛片的包装纸被扔在一边。后面跟过来的吴启看到这景象也吓了一跳。愣了几秒后去看周泽楷的情况。
然后吴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周泽楷的脸上,回头走到江波涛旁边,拍拍江波涛的肩膀“节哀”
然后他冲着门外的杜明喊了一嗓子“杜明报警!”
  警察到了之后开始画尸体的粉笔线,把周泽楷的尸体搬走。两天前还能和自己吵架的人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连影子都没有的轮廓。
怎么想怎么心酸。
警察把江波涛叫到一边“先生你好,例行检查”
“叫什么名字”
“江波涛”
“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吗?”
“是”
“和死者死者什么关系”
“……伴侣”
已经40看起来一脸正直的警察点点头,像是习惯了这个遍地基佬的社会。“那一天前你在哪里?”
“在殡仪馆,我是那里的化妆师”
“好的”警察合上本子“谢谢您的配合,等法医的结婚出来的时候我会通知您。还请节哀顺变”
法医在当天半夜就给出了结果。杜明是明天的早班,吴启让他先回去睡觉,自己在这陪江波涛等结果。
“死者死亡时间在24~25小时之前,身上有明显打斗痕迹,头部受到剧烈撞击但并不致命。死因是安眠药服用过量。现场没有财物丢失,尸体也没有被搬运过的痕迹。我们调查了小区的监控,在死者死亡前后的四个小时都没有人进入现场。现场门窗完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初步排除他杀可能性”
  这个解释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警察又调查了几天,签订了自杀这一结论。安抚了江波涛几句,案子也就结了。
江波涛着手料理周泽楷的后事,他联系周爸周妈的时候十分忐忑 。他一向被人称赞能言善道,一张嘴能说的人七荤八素还一直点头觉得你说得对。但他太愧疚。愧疚到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根本就没找到周爸周妈。二老的手机都换了,也卖了房子换了住处。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明天是周泽楷出殡的日子。
江波涛拿着毛巾,沾着热水一点点地擦掉周泽楷脸上已经干涸多时的血迹。他看着周泽楷一点点清晰的脸。手忽然就颤抖起来,再也擦不下去。
他放下毛巾,仔细端详那张他之前百看不厌的脸。周泽楷长的好看,这么多年都没变样。快30的人了看起来还像20出头的小年轻。
他曾经看过周泽楷脸上各种的表情,哭的,笑的,生气的,害羞的,甚至在床上充满情欲的表情。
可以后都看不到了。
他伸手抱住已经有些软塌塌的尸体,眼泪砸在尸体的衣服上。
“再见,小周”

周泽楷的葬礼如期举行。
葬礼很简单,来的人也不是很多。甚至很多人都带着一种走走过场的态度来参加这场仪式。
尸体被推进焚烧炉,连同江波涛的过去与未来一同烧的一干二净。杜明红着眼眶站在江波涛身后,看着从烟囱里里冒出来随即就散在乌云里一干二净的青烟。
就像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的周泽楷在和他们做最后的告别。
葬礼结束后,江波涛开车往回赶,顺路载着吴启和杜明。但是前面不知道什么事,车堵在高速上,一时半会动不了。
车里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半响,杜明才抬头看向前面握着方向盘的江波涛“江哥,这话我知道我不应该现在说。但我真忍不了了,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吴启在旁边小声说他“你别瞎说!”
江波涛回头看看他俩“杜明你说,没事。”
“其实我根本没想提这事,但今天上午小周火化前的时候你看看咱医院来那几个领导同事那一出。连给小周旁边放朵花,送小周最后一程都不愿意往前凑。脸上那表情就特么跟灌了一斤翔一样!转头就和别人装出一副十分难过的表情,这帮败类!”
江波涛十分不理解“到底怎么回事?”
吴启看杜明情绪激动,就替他解释“我们医院歧视同性恋,而且十分严重。”
“医院里有同事都是同性恋,那群人就避之不及。开会不给他们留位置,背后还八婆起没完。连理都没地儿说。”
“那么严重”江波涛震惊“不过你们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杜明红了脸“因为当时我和吴启就没有开会的位置。”
“我和吴启在一起,两个人互相照应还好办。小周就自己一个,老是落单儿让人家欺负。我和吴启自身都难保,更别提去帮小周。现在小周都没了,一个个的还那逼出。这不就是衣冠禽兽吗!”
江波涛点点头,刚想问点什么。前面的交通通畅了。他只能作罢,转过去开车。车窗外黑压压的乌云和荒郊野岭的深林交织在一起,像是低低的呜咽。

江波涛又看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出殡后没几天,江波涛就开始做这样的梦。
梦里周泽楷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笼子里,背对着他。外面是熙熙攘攘的大街,人来人往构成了一幅黑白动图。没有人停下脚步。整个视野里看起来唯一鲜活的就只有周泽楷。
他靠近囚笼叫他“小周?”
周泽楷没理他
他又叫了好几声,周泽楷才回了头。侧脸上漆黑的眼睛木木的,就那么看着他。
不说话,也没有表情。一直到梦醒都是这样。
一天一天,周而复始。

江波涛过48岁生日的时候,殡仪馆老板退休,把殡仪馆过继给了江波涛。江波涛觉得一个人干不过来两样活。更何况自己岁数大了,也不想再天天对着尸体没日没夜的忙。就招了个化妆师。
新来的化妆师也是20出头的小伙子,巧的是小伙子和江波涛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小伙子待人和善,也会办事。江波涛挺喜欢他,也挺照顾他,几乎就是把他当亲儿子。小伙子心里也明镜似的。工作认真,对江波涛也十分尊敬。
后来江波涛出去买菜的时候,远远看到了自己的小徒弟和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走在一起。小徒弟的手和另一个男孩子的手一起放在那个男孩子的大衣兜里。小徒弟一偏头看到了江波涛,脸一红赶紧把手抽出来,快步走到江波涛跟前打了招呼,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也跟过来冲江波涛笑笑。江波涛和小徒弟闲聊了几句就各回各家了。
两个小伙子血气方刚,高兴不高兴都摆在脸上。秀起恩爱来简直闪瞎个人。江波涛想着想着,就好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要学会珍惜啊年轻人。
几个月后小徒弟来找他,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江波涛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小徒弟说他要结婚了,想请江波涛喝喜酒。江波涛笑了起来“这不是好事吗,你害羞个啥。”
小徒弟低了头,说“师傅你先听我说,我对象是个男的…对,就上次菜市场那个。师傅你要觉得不好我就不勉强你了,你就…”
“没什么不好的”江波涛打断他“喜欢谁就是谁,别管男的女的。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但你得心里有数,你能不能和他走一辈子。”
当时周妈和他们说这话,江波涛只当是周家父母不想让儿子当一个同性恋。这么多年之后,他把这话拿来教育徒弟,才知道当年周妈是在提醒他们,真心是为他们好。
“…”小徒弟抬了头,冲江波涛腼腆地笑“师傅这你放心。”
“我会好好珍惜他的。”
后来江波涛作为小徒弟的父亲出席了婚礼。婚礼上就两家的亲属——呃,其实说是一家也不为过。
再后来殡仪馆就被江波涛过继给了小徒弟,他还开玩笑说这殡仪馆干脆改成和孤儿院对口的得了——还是世袭的。
江波涛安安心心地窝在他和周泽楷住过7年的房子养老,他的小徒弟偶尔来看看他。两个人领养了孩子,江波涛晚年过的也算舒坦。
但是他天天晚上还是会梦见周泽楷。

周泽楷今天晚上又出现了
还是漆黑的笼子,还是背对着他。
江波涛这次还是上前叫他“小周?”
周泽楷还是没有理他。
江波涛想起周而复始的结局,就站在那自顾自地说下去“小周都这么多年了,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我这话都憋了好几十年了,对不起小周,之前对你那么凶。”
“我不求你原谅我,但这话不说出来我良心不安。”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神经,现在跟你说这个有什么用。”
“可是小周我真的好想你”
周泽楷转过身来。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木木的。嘴唇动了动。
看口型分明就是“滚”
江波涛坐在笼子旁边,把头靠在栏杆上“我不走,小周我找了你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找着了,你整死我我都不走。”
“…”周泽楷站起来走到江波涛身边,脸上还是木然的表情。他冲着江波涛伸出了手。
江波涛以为他要掐死自己,索性把头抬起来看着周泽楷的脸,露出脖子那一块。
死他手里就死他手里吧,死他手里也算给自己良心个交代。
可是周泽楷只是伸手抱住了他。
周泽楷的头抵在栏杆上,猩红的血液从眼眶里一个劲往外冒。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头。明明是在梦里,江波涛却好像感觉到周泽楷头发柔软的触感。
牢笼逐渐消失,天空逐渐变蓝。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行人匆匆。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从前。
“走吧,我们回家”

S市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屋子里,床头两个年轻人的合照已经泛黄模糊。印有两个人合影的抱枕也已经被洗的发旧,上面的图案不清不楚。
江波涛歪在老式的双人沙发上,闭着眼睛神情安详。阳光正好照在他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记忆里他的脸清晰如昨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盆友,看完了这么流水账又没品的东西。第一次写文就来毁男神我有罪【跪】
欢迎指正拍砖,跪求不打脸。
本来现在过年前发了这篇,大过年发酸柠檬感觉会掉人品ORZ
呃我们就当他是去年的文吧,祝大家新年快乐,能把酸柠檬留在过去,新的一年都是吃糖的事!么么哒(๑•̀ㅂ•́)و✧
【我已经做好了被江周粉拉黑的准备】【压根就没人关注你好吗…】

评论(46)

热度(16)